• 24小時服務熱線

    0591-88079290

    服務案例

    手術并發癥不是醫療機構免責事由

    2016-09-18

    委托人:張某

    委托事項:醫療糾紛

    受理法院: 

    審理程序:

    代理結果:勝訴

    主辦律師:胡倫揚 

    承辦律師:林馨

    【原告訴稱】

      2014年4月12日,張某因“反復血尿3個月多”入住福建某三甲醫院泌尿外科住院治療,李醫生診斷張某患“膀胱腫瘤”。2014年3月16日,福建某三甲醫院泌尿外科對患者張某行“膀胱癌根治性全切除術+回腸正位膀胱術”。2014年8月26日,CT檢查提示有“不全性腸梗阻可能”,同年9月6日,福建某三甲醫院對張某行“剖腹探查術+降結腸穿孔修補+小腸減壓+回腸末端雙腔造瘺術+腸粘連松解術”,術后轉入重癥室,同月15日經搶救無效死亡。

      2014年9月16日,經張某近親屬、福建某三甲醫院委托,福州某醫院對張某的死亡原因進行了鑒定,鑒定意見為:死者張某系膀胱全切+回腸替代膀胱術后腸梗阻、降結腸穿孔吻合術、回腸造瘺術后,全身嚴重感染、重度肺水腫致多器官衰竭,最終致呼吸、循環衰竭死亡。

      張某近親屬認為福建某三甲醫院存在醫療過錯導致張某死亡,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賠償。

    【被告辯稱】

      福建某三甲醫院辯稱,患者“膀胱腫瘤”診斷明確,具有全麻下“膀胱癌根治性全切除術+回腸正位膀胱術”手術指征,術前有關手術風險的知情告知清楚、簽字手續完善,且手術操作順利、術后早期恢復良好,整個過程符合醫療常規。患者術后12天出現不全性腸梗阻時,積極予以留置胃管等保守治療,癥狀一度好轉、準備出院;當術后23天患者腹脹明顯加重并伴心慌氣短、大汗淋漓時,福建某三甲醫院及時邀普外科會診并急診行剖腹探查術等,不存在醫療過錯。患者術后結腸穿孔并致彌漫性腹膜炎、多器官功能進行性惡化、搶救無效死亡等情況屬實。患者腸穿孔應與因“憩室”變薄的腸壁在不全性腸梗阻所致腸道積氣的作用有關,由此發生病情惡化,屬于現有醫學條件下難以預料、避免或克服的并發癥。綜上,福建某三甲醫院不存在明確的醫療不當或過錯,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司法鑒定】

      2015年5月7日,法院委托的雙方當事人共同選擇的鑒定機構福建某司法鑒定中心作出司法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為:一、福建某三甲醫院對張某患膀胱癌的診斷正確,有明確手術指征,行“膀胱癌根治性全切術+回腸正位膀胱術”的手術方式選擇恰當。膀胱根治術后出現的腸粘連和腸梗阻是難以避免、難以克服的常見并發癥。二、當張某出現腸梗阻后,福建某三甲醫院存在的醫療過錯有:(一)、普外科的會診醫生未對腸梗阻類型(炎型腸梗阻和機械性腸梗阻)作出分析判斷,該患者屬機械性腸梗阻,機械性腸梗阻只能通過手術解決。(二)、2014年8月25日至9月4日在無麻痹性腸梗阻的證據下進行了灌腸,是不符合醫療規范的。(三)、會診醫生閱讀了8月25日的腹部CT片,認為這時即發生了完全性腸梗阻。福建某三甲醫院反復強調張某的腸梗阻一度緩解,曾打算讓其出院,說明對其腸梗阻的嚴重性估計不足,其腸梗阻持續多日,泌尿科本應作出轉至普外科的安排,或者在普外科會診后療效不明顯的情況下,請更高級別的專家會診或全科、全院大會診,但均未采取,直到術后20余天病情出現危象時,方才手術探查。三、因果關系及參與度:1、因膀胱癌術后機械性腸梗阻,手術治療過晚,導致患者死亡。2、張某自身患嚴重疾病與其死亡存在一定因果關系。3、第二次手術和尸檢均發現張某腹部存在廣泛的腸粘連,且腸梗阻為多發性,屬術后的并發癥,與醫療過錯之間無關。綜上所述,福建某三甲醫院對張某的醫療處置過程中存在過錯,是導致張某死亡的主要因素。

    【法院裁判】

      法院認為,患者在診療活動中受到損害,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有過錯的,由醫療機構承擔賠償責任。前述鑒定意見表明,福建某三甲醫院對張某的醫療行為存在過錯,其死亡的后果主要由醫療行為造成,但存在患者自身因素。縱觀本案的具體情況,結合福建某三甲醫院的醫療行為的過錯程度、醫療行為致張某死亡的參與度,綜合考慮患者張某自身疾病的參與度等因素,確定由福建某三甲醫院承擔80%的責任,由張某承擔20%的責任。

    【律師說法】

      本案患者患“膀胱癌”診斷正確。有明確手術指征,醫療機構行“膀胱癌根治性全切術+回腸正位膀胱術”手術方式正確。患者行“膀胱根治術”后出現的腸粘連和腸梗阻是難以避免、難以克服的常見并發癥。醫療機構診斷和施行手術正確。患者出現腸梗阻后,醫療機構未對腸梗阻類型進行判斷,并在無麻痹性腸梗阻的癥狀下進行了灌腸;對腸梗阻的嚴重性估計不足,沒有實施會診存在過錯。導致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是膀胱癌術后機械性腸梗阻,手術治療過晚。患者雖然續發疾病的產生為常見并發癥,但是,發生并發癥后醫療機構存在過錯,其過錯行為與患者死亡有著直接因果關系,因此法院判決醫療機構應承擔賠償。《侵權責任法》第五十四條規定“患者在診療活動中受到損害,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有過錯的,由醫療機構承擔賠償責任”。第六十條規定“患者有損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醫療機構不承擔賠償責任:(一)患者或者其近親屬不配合醫療機構進行符合診療規范的診療;(二)醫務人員在搶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緊急情況下已經盡到合理診療義務;(三)限于當時的醫療水平難以診療。前款第一項情形中,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也有過錯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醫療機構對患者治療過程中只要有過錯,并沒有三種免責事由,醫療機構就應承擔相應的責任,而非患者一旦發生并發證醫療機構便可免責。


  • 中国第一快3投注平台
  • 0.1074s